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融期货

算法交易

 
 
 

日志

 
 

金钱的游戏》连载7:恩仇相报  

2017-02-02 11:26:53|  分类: 智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7月25日,股指期货破位下跌,坤叔借韩子飞账户做空的1000手股指从之前的略有浮亏变成浮盈,于是又入金1.5亿元,并且加仓1000手,共持有2000手空单。


坤叔之前的做空是有点左侧交易的,而现在来看,稍微扛了一小段时间就已经盈利,而且从图形上分析,本次加空算是右侧交易,就是说下跌趋势进一步明确了。后续若股指期货持续下跌,他计划用浮盈再加一些仓。


有了浮盈后,8月3日坤叔少量加仓,9月1日加仓较多,基本上把账户加到了满仓,9月14日和22日坤叔又分别加仓。到了9月底,坤叔的账户已有近4亿多元的浮盈。10月13日、14日,坤叔又把账户加到接近满仓,10月15日略有上涨,扛了一天后,股指期货再次大幅下跌,到了10月21日,浮盈已经超过6亿元。短短三四个月时间,账户已从3亿元做到9亿多元,离10亿元仅一步之遥。


10月24日开始,股指期货反弹2.19%,坤叔坚定持有空单,25日反弹1.77%,坤叔继续持有空单,但保证金使用率已经超过100%,期货公司给韩子飞发了短信:“尊敬的客户,请您在明天9:30之前减仓或入金至可用资金为正,否则我司将执行强平,谢谢配合。”


韩子飞知道期货公司的老总和坤叔是老友,应该已经和坤叔打过招呼了,但既然期货公司发来短信了,他思考了一下还是转发给了坤叔。


坤叔回复:“我明天会减仓处理。”


10月26日9:15~9:25,坤叔把账户减仓到80%左右的仓位,之后一周,行情继续上涨,坤叔这样处理:只要账户保证金占用超过110%了,他就减仓到仓位90%以下,期间又减仓了两次。韩子飞之后虽多次收到期货公司的短信,但他没有再转发给坤叔,因为他知道坤叔自己会处理,并且坤叔和期货公司之间似乎有某种默契,那就是在保证金占用超过100%而未到110%时,期货公司不做处理,一旦超过110%,则是坤叔自己处理一部分头寸,即使坤叔不处理期货公司也不会把单子全部强平,而只是平掉超仓的部分。


10月24日到11月2日,一个多星期的反弹行情,坤叔损失较多,资金几乎腰斩,剩下不到5亿元,但他还是坚定持有空单。


11月3日开始,股指期货重回下跌路径,坤叔采用的方式很简单,那就是只要浮盈增多使得仓位低于75%了,他就加仓到85%,如此循环。


韩子飞感觉坤叔本次对做空股指是比较坚定的,他估计坤叔以后大约会如此操作:只要行情是跌的,账户仓位就在75%~85%,如果仓位低于75%就加仓到85%,而如果行情上涨,则是先扛一扛,有时能扛过去,有时扛不过去,若扛不过去则仓位到了110%时就减仓到90%左右,如果后续再上涨使得仓位又高于110%则再减仓,若后续下跌了,则只要仓位低于75%就加仓。


后来的事实证明,韩子飞的估计基本上是对的。


到了11月底,坤叔又把账户做回到9亿多元。韩子飞之前听到传言说的坤叔某次大赚都是二手信息甚至是三手、四手信息,而这一次坤叔操作股指期货是在自己的账户里做,随时都看得到,当然韩子飞也不去看,只是偶尔登录保证金监控中心看看交易记录和盈亏情况。


这五个月时间,同样是做股指,坤叔大赚,韩子飞小赚。子飞对坤叔大为佩服,他认为坤叔操作期货更宏观、更大胆、更敢于预判、更果断、更坚定、更有力量、更有耐心,并且纪律性很强,或许这就是他能成为投资大家的原因。说实话,坤叔的投资模式是可以参考的,只不过韩子飞在没有想清楚之前,还不敢尝试,毕竟他是比较理性谨慎的人。


另外,韩子飞觉得坤叔在股指期货上能够如此放松、大胆地操作,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用的是有限本金去做这一次投资,即便这3亿全亏了,对坤叔来说问题也不大,而如果做对了,按照这种做法则必然会大赚。


坤叔之前已经逐步吸纳了600570恒生电子、002456欧菲光,有些套牢,准备后续动用更多资金买入。另外,其他几个他比较看好的股票也要深入分析研究后再买入。


12月开始,坤叔把主要精力放在研究股票上,有时甚至周末都在公司分析数据,或者在外和朋友约见获取相关上市公司的一手信息。


12月10日,周六,坤叔上午就到了公司,对公司刚购买的一些上市公司数据和信息做一个深入分析,后续他准备要有大动作了。


灵海禅寺的住持年纪不过40岁出头,法号贤德。贤德法师在5岁时就因家中变故在福建的一个寺庙出家,师父认定他是佛缘深厚之人,传授他毕生精华,并引导他多向各门派得道禅师学习。贤德法师20多岁时就已经是一方名僧,佛学见地和修为颇高。到了30岁左右,只身一人来到湖州的乡村僻壤,用了十余年时间把一座只有两个和尚的破庙建成了占地几十亩的湖州第一大寺,并且禅学氛围远近闻名,香客不断,甚至成为长三角企业家的修心之地。贤德法师发心引导天下企业家走向宁静的心灵家园,让每一位企业家都有慈济众生、慧泽万物的慈悲心灵,光明正大地立足于天地之间。


贤德法师相貌异于常人:眉浓、耳垂厚且大、眼神清澈如十岁少年、头顶圆而上突、后脑圆而后突、神情智慧、形态慈悲,甚至有人传言他已修成阿罗汉果位。


12月9日,周五,贤德法师写了一幅字“是心光明”,拿给慧依:“刚好写了这幅字,可能比较适合张坤施主,你择日拿给他。”


“好的,感恩师父。”慧依心想师父应是感谢坤叔上次向寺庙捐了1000万元,这次可能是特意写了这幅字答谢他的,“我和他联系一下,明天就送去吧!”


“我刚好明天也得空,和你一起去吧!”


12月10日,慧依做完早课,吃完早斋,觉得自己心绪不宁,便打坐一个小时,之后和贤德法师坐高铁到杭州,再打车,大约11点左右到坤叔的办公室楼下。


坤叔在一楼大厅电梯口恭候,一路迎贤德法师到办公室。


“这是师父写的‘是心光明’,送给坤总。”慧依展开这幅字,“坤总这几天找个地方裱起来,然后挂在办公室吧!”慧依希望贤德法师的字能给坤叔的办公室带来正能量。


“感谢法师,感谢慧依!”坤叔双手合十,微微一拜,“请法师到公司的茶室用茶,等一会儿,我们再去用斋饭。”


“字已经送到,我看这些礼节就不必了。”贤德法师缓缓地说,“要不我和慧依就先走了,你也走吧!今天或许不必在办公室加班了。”


“师父,还是请您到茶室用茶吧!斋饭也是要的,这是坤总的心意。”慧依希望贤德法师在坤叔这里多待一会儿,她想这对坤叔是好的。


“也好,也好。” 贤德法师依然缓缓作答。


公司专门设了一个茶室,这是慧依当时的想法,如今这个茶室又派上用场了,她引法师入茶室,熟门熟路。


慧依主动坐在泡茶位,请法师坐左边、坤叔坐右边,法师和坤叔相对而坐。慧依技术娴熟地泡起茶来。


“我有一事稍有困惑,想请法师开示。”坤叔恭敬问道。


“请说!”


“社会纷乱,有各种各样的人,有各种各样的事,我们似乎应当加以分辨,区别对待,这样才能节约时间,提高效率,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和损失。”坤叔说,“但佛家好像倡导‘无分别心’,就是对所有人、所有事用同样的态度。我们在俗世,是否要区分好人坏人、好事坏事,并且不同对待呢?”


“能问出这个问题,说明你已经思考较深,难得难得!”贤德法师缓缓说,“我来做个简单的解答吧,一般情况下,对普通人来说,有分别心会好一些,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上学时和品学兼优的同学在一起可以提高自己,工作时选择好的公司可以成就自己。分层次来说:对没有智慧的人来说,好人坏人、好事坏事是分辨不了的,只能凭个人的脾气秉性对待人和事;有智慧的人能够分辨,并会不同对待,这样短期来说回报会更‘丰厚’一些;有智慧并且有胸怀的人,不但能分辨,而且能包容,能够做到对不同的人和事以相同态度对待,当然,内心还是不同对待的;而有智慧有胸怀并且真正开悟的人,则没有好人坏人、好事坏事的概念,所有的人都是好人,所有的事都是好事,不用再花心思去分辨,仅凭缘分对所有人、所有事都善意接纳和回应。” 


“感恩法师,让我豁然开朗,看来我自己的内心还要多多修炼。”坤叔感慨自己的胸怀依然不够开阔,离开悟更是遥远得很,“我另有一事还想请教法师。”


“请说。”


“金融市场是金钱的游戏,这里有着赤裸裸的欲望,大部分人因为不恰当的欲望而亏钱,在这个市场我赚钱了,赚到的都是别人亏的钱,这对社会是不是有害?在金融市场赚钱算不算正道?”这个问题,坤叔一直心存疑惑。


“世间行业众多,只要不是违法的,无所谓正道邪道。刚刚你也说了,在金融市场大部分人为自己的欲望付出代价,这和世间其他事情是一样的,都是修行。我们可以把每个行业、每件事情都看成是修炼的道场,金融市场也是人性修炼场之一,若能在其中自在,也算是初级的开悟。你赚了别人的钱,算不算对社会有害呢?也算,也不算。一方面别人确实亏钱了,对生活、心情甚至家庭都造成了负面影响,但这都是业,是他自己应当去承受的,是他自己以往造的因在金融市场呈现的果,而你只是在这个时空中和他发生关联的人,可以叫作有缘人,虽然这种关联可能只是在网络的虚拟世界中,在行情的变动中,但这样的关联和现实生活中的关联是一样的,都是以往造的因所呈现的果,同时又成为后续的因。另一方面,在任何行业,哪怕在政府部门,都有级别高低之分、岗位职责之分,都有所谓的利益‘不合理’转移,级别低的人似乎是被‘剥削’的,这些都只是表象。本质上人与人之间没有那么多差别,级别高低也没有那么重要,所谓的‘剥削’和‘被剥削’也都只是人们自认为的金钱利益分配不公而已。实际上世上万事并无不公平之说,一是原本没有高低之分,二是即使有高低之分也是因缘果报,是每个人自己造的。”贤德法师喝了一口茶,“赚钱更重要的是看发心,问问自己做金融投资的初心是什么,初心是否是善的,自己的初心达成没有,或者赚到钱后初心变了没有。从事什么职业、用什么方法赚到钱并不重要,赚钱的初心是否是善的、是否是正能量的才比较重要,如果赚钱的发心是善的,只要职业和方法是合法合规的,就是好的。”


不知不觉,时间到了中午11:50。周末大部分保安都休息了,一楼大堂上午只有一个保安值班。


豹哥穿着快递员的衣服,戴着鸭舌帽,走进大门之前,又稍微压低了帽檐,他一直低着头走路,身后跟着四个人,也是戴着鸭舌帽。这样的装扮,即使大厦的摄像头拍到,也看不清脸。


“你们干什么的?”保安叫住他们,“进楼要登记。”


四人过去把保安一顿狂揍。


“大哥,要把这个保安做掉吗?”


豹哥瞧了一眼在那边拼命求饶的保安:“留他一条小命吧!捆起来,堵上嘴,扔到楼梯间。”


叮咚,叮咚。


慧依听到门铃,起身走向前台,隔着玻璃门看到一人在门外。


“快递!”那人说。


慧依开了门禁,正要招呼坤叔,只见这个人冲了进来,后面又冲进四个人。


五人各从怀中掏出匕首和棍子,豹哥对慧依吼了一句:“进去!”两人揪住慧依推向茶室。


慧依大喊:“师父,师父,有恶人!”


坤叔一脸惊讶。


贤德法师低声说:“终于还是来了。”


进了茶室,豹哥摘下帽子扔在地上,恶狠狠地说:“烂坤!七年前你送我进监狱,我今天送你去西天!”


“是你!”坤叔和慧依异口同声。


坤叔站了起来,向前一步。慧依趁隙挣脱,想跑向坤叔,却被豹哥逮住,在她手臂上划了一刀,血直接流到地板上。


贤德法师依然在平静地喝茶。


“你们想怎样?放开她!”坤叔拎起一把凳子,准备拼了。


“怎么?你一个中年书生,加上这尼姑与和尚,想要打赢我们几个拿刀拿棍的流氓?!”


“哈哈哈!”五个人齐笑。


“不想这尼姑死,你就自杀!”豹哥把匕首掷过去,扎在坤叔面前的茶桌上。


“好,我死,让他们走!”坤叔放下凳子,要去拿匕首。


“坤,不要啊!”慧依奋力挣脱不得,手臂上又被划了一刀。


“五位朋友,放下屠刀吧!回头是岸。”贤德法师转过身面对五人,面容慈祥。


“秃驴,这里没你的事,你不说话就饶了你,若要干预,把你一起办了。”豹哥拿刀指向法师。


“不要对法师无礼!”坤叔厉声喝道,抓起凳子砸向豹哥。


豹哥一手挡掉凳子,两人冲上去用棍抵住坤叔。


“坤,你要冷静!”


豹哥看了慧依一眼,认出了她。


“哎哟哟,砸得老子好疼啊!这尼姑好像就是当年你救的那个臭女人嘛!漂漂亮亮的怎么做尼姑了?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要求佛祖保佑啊?哈哈哈!今天你烂坤还要再表演一次英雄救美吗?”


两个拿棍的架住坤叔,豹哥用手拍打坤叔的脸:“烂坤,今天我要让你还我这七年之痛!”


坤叔猛地一脚踢向豹哥裆部,豹哥痛得直蹲下去:“兄弟们,先把烂坤给我办了!”


拿棍的两人用棍猛打坤叔的头和背,拿刀的两人把慧依推倒在地,正要用刀刺向坤叔。


“都住手!”贤德法师大喊一声,声如洪钟,震慑住五人。


五人停了一下,豹哥继续发号施令:“办了烂坤!”


拿刀的两人继续逼进,离坤叔不到一米了。


“众人看我!”贤德法师闭上眼睛,正襟危坐,口中默念:“放下屠刀,回头是岸,放下屠刀,回头是岸,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只见法师身后金光万丈。


众人惊愕,豹哥他们不敢再动,都停在那里。


又见法师身后的金光化为一条金龙,盘旋屋中。


慧依已经跪拜,低头合十,默默念佛。


坤叔也跪下了。


豹哥五人的邪恶之气被无比强大的光明正能量压制,手中棍棒、匕首滑落,不自觉地跪下了。


两分钟后,法师额头微微出汗,睁开眼睛,慈悲地说,“阿豹,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今天就放下这段仇恨,各放彼此一条生路吧!也算是积福了!”


“多谢法师,多谢法师!”五人伏地膜拜,不敢造次。


“你们走吧!莫要再来!”


五人惶恐离去。


七年前。


这天坤叔做期货亏了一些,刚好一段时间来都不太顺,就一个人去酒吧放松一下。他选了个卡座坐下,观看着激情的表演,酒吧里,男男女女表情欢快放荡。


“先生,这是您点的啤酒和小吃。”酒吧服务员谢重夕弯腰把啤酒和小吃放到桌上。


“谢谢。”坤叔瞄了一眼女孩,紧身皮短裙勾勒出曼妙曲线,翘臀性感迷人。


四目相望,坤叔直觉这女孩并非红尘中人,心存疑惑,顿生好感。


隔壁的卡座,豹哥和两个哥们在厮混,他已经喝多了。


“哎哟,美女,陪我们坐坐,喝一杯嘛!”


坤叔看到豹哥正在调戏刚刚那位服务员。


重夕不理睬豹哥,挣脱他的手,想要离开,却被豹哥猛然拉入怀中:“别害羞啊,美女,今天我豹哥让你爽一爽!哈哈!”


“放开我!”重夕再次挣脱,给了豹哥一巴掌。


“哟,脾气不小!我喜欢。”豹哥一把抱住重夕,一口亲下去。


这一次,重夕挣脱不得,咬了豹哥。


“来人啊!来人啊!”


“放开她!”坤叔实在看不下去,起身走了过去。


豹哥松开重夕:“你小子是谁?这一带谁不知道我豹哥,你敢坏我好事?”


“我管你是谁!今天有我张坤在,你就别想动这位姑娘!”


两人推搡起来,坤叔力大,把豹哥推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豹哥的两个哥们上来想扣住坤叔,坤叔挣脱,又一脚踢向豹哥。豹哥刚爬起来又被踢倒,不知是恼羞成怒还是真的喝醉了,竟拿出刀来捅了坤叔一刀。


其他服务员叫来了保安,保安控制住豹哥三人。


豹哥因故意伤人,被判了7年。


坤叔受伤住院,重夕内心愧疚,又特别敬佩,经常来看望和照顾坤叔,一来二去,两人暗生情愫,这也算是英雄救美的好结局,只不过当时坤叔已经结婚,所以重夕只能以“助理”身份跟随坤叔。


贤德法师起身,对慧依说:“慧依,你凡尘未了,就不一定跟我回去了。”


“师傅,我必须跟您回去!”慧依低头忏悔。


慧依心

你是我万年的情缘,

安住在我彷徨的心间。

谁能懂我一声低叹,

谁能伴你一世繁华。


第二天,坤叔到灵海禅寺谢恩,又捐2000万元。


“这次若没有法师相助,我可能已经命丧黄泉,”坤叔心想,“法师能算到昨天我有灾难,并且愿意破例用法力救我,这是何等的慈悲!对我来说是一辈子都难以回报的恩情啊!而重夕,更是我……”


之后坤叔去了一趟昆明,算是给自己放个假,豹哥事件后,他要让自己平静一下。


坤叔在昆明有个合伙人——鹏哥,炒权证出身,2008年与坤叔结识时遭遇奇葩诈骗,被密友骗光所有的钱。被骗可能是因为鹏哥为人太单纯、老实,只专注交易,不懂人情世故,但在坤叔看来鹏哥的这些品质恰恰是作为成功交易员的稀缺要素,于是在2009年初投资100万元给鹏哥,鼓励他东山再起。


鹏哥先是做了一段时间商品炒单,效果还不错,而如今借着股指期货的日渐活跃,鹏哥的炒单技术稍作调整后用在股指期货上恰到好处。他觉得股指期货这个品种资金容量大,最小变动价位合适,一般情况下点差比较小,手续费也比较低,是一个天然适合短线炒单的品种,因此他暂时放弃了商品期货,专攻股指期货,盈利效应与做商品期货时不可同日而语。


但在日内短线炒单的模式下,一个人一双手每天能做多少单是有极限的,如何突破这个极限呢?鹏哥用手把手、心交心的方式一个一个地带徒弟。经过鹏哥的精心筛选、培养、训练、淘汰后,现在有4位年轻小伙子成为鹏哥的“入室弟子”,正式成为团队成员。现在他们5个人,几乎每个人都能实现每周盈利,都在创造令市场同仁“羡慕嫉妒恨”的不回调、一路向上的资金曲线。


坤叔到昆明的第一天,和鹏哥的团队简单交流,因为他百分之百信任鹏哥,所以不多过问,只是过来关心一下小伙伴们。


第二天开始,坤叔白天一个人游玩,欢快地走进云南民族村、九乡、滇池、西山、华亭寺、石林……感受大自然,探寻道法自然的精髓,感受人文的美好愿望与庸俗本质;晚上则一个人冥想,静静地思考宇宙和人生、生与死、财富与酒色,当然,也免不了偶尔想想行情和投资机会,偶尔想想重夕(慧依)。


虽然是冬天,但南中国的昆明还是温暖了坤叔。


重新分配

山水、钱财、好人,

每个人都争相迫害。

一万年都享用不尽的山水,

交给谁去浪费?

一个世纪积累的钱财,

要让谁去破坏?

一辈子都害不完的好人,

该由谁来犯罪?

你我均无言以对。

是是非非,是与非,

无是非。

只是重新分配。


到12月下旬,坤叔觉得股市的阶段性机会越来越临近,就回到杭州,把相关资金梳理了一下,让手中持有更多现金。他把借用的韩子飞名下的股指期货账户减仓一部分,出金5亿元,账户里面还有8亿多元,仓位85%左右。


韩子飞和张超开发并且实盘运作三个股指期货策略,其中中长线策略这段时间被来回洗了多次,好在这个策略仓位配置很轻,并且在做空时的利润略大于过程中的损耗;波段策略在这一轮下跌、反弹、再下跌、再反弹、再下跌的过程中掉头还算比较快,也有盈利;而日内短线策略则遇上了好时候,这半年来大波动的天数比较多,当日出现单边较大行情的日子也有好几天,所以取得了不错的盈利。


两个商品期货策略表现也还可以。综合而言,韩子飞和张超对他们的5个策略还算比较满意。而对策略是否需要经常调整,两人有了一些分歧。


“韩总,我们的五个策略目前来看似乎还可以,但随着市场的变化,我觉得还是要经常调整参数,或者不断加入新的策略。”张超觉得策略要及时更新才能跟上市场的变化节奏。


“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策略确实不能一成不变,如果市场整体波动率发生较大变化或某个品种的波动节奏完全变了,确实应该调整策略。”韩子飞觉得张超可能太称职了,总想要做点什么才安心,而实际上,对程序化交易来说,更多时候应该是让程序自己跑,不要人工干扰,“不过,有两个方面我们要注意:第一,做投资可以有两种大的形式,一种是以万变应万变,另一种是以不变应万变,这两种形式各有好坏,也各有胜败。既然选择程序化交易,就是要放弃所谓的主观能动性和随机应变性,始终保持交易动作的一致性。相当于我们选择了后者,而既然选择了以不变应万变,就不用经常调整,因为调整后还要调整,只会形成恶性循环。我们既然选择了以不变应万变就要同时接受这种方式的好处和坏处,去赚属于这种方式该赚的钱,不眼红这种方式赚不到的钱。第二,程序化策略也不是说必须保持不变。它需要一定的变化,但不同类型的策略调整周期是不同的,比如中长线和波段策略理论上来说不能轻易改变,因为这类策略胜率鲜有超过50%的,只要盈利逻辑是对的,靠的是长期坚持,一般的日内短线策略在市场结构没有发生大的变化时也不需要调整,而高频策略则因为比较容易失效而需要更多的调整,目前我们的策略中没有高频策略,日内策略的交易频率也不高,因此短期内最好还是不要调整,让这些策略继续跑一段时间,有了更多的实盘数据后再研究和调整更为妥当。”


“当然,新策略的研发要继续保持,有好的策略通过模拟测试后,就用小资金实盘测试,完善后就能加入到基金产品中。”韩子飞不想打击张超的积极性,补充说道。

 沧浪 

  评论这张
 
阅读(4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