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融期货

算法交易

 
 
 

日志

 
 

将国际贸易视为零和游戏:特朗普重商主义会重伤世界经济吗?  

2017-01-02 12:17:20|  分类: 智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月前人们还能轻描淡写地谈论特朗普上任后的决策将取决于他身边有什么人。如今内阁班底已初步成型,轻松的预测也转变为深深的忧虑。

特朗普内阁成员不是跟他一样的老派富翁,就是黩武的退伍军人,或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孤立主义分子。独特的组阁风格充分展现出他独断专行的商人本色。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著名贸易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在圣诞节发文,警示特朗普发动贸易战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大。

特朗普在10月的葛底斯堡讲话中谈及上任后的首要外交任务称,“首先,我将宣布重新进行北美自由贸易区谈判,或者根据第2205条退出该协议;第二,我会宣布退出TPP;第三,我将指示财政部长,把中国标记为‘汇率操纵国’”。

根据美国贸易法,白宫有权不经国会同意直接采取保护主义措施。多位美国知名智库研究员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由于美国独特的贸易法与特朗普迥异的个性,特朗普出台保护主义政策的可能性极大。

特朗普上任时已经70岁了,可以预见的是,这位老总统不仅有其独特的语言学和行事风格,更将出人意料地祭出重商主义这样老旧的经济政策。

重商主义的幽灵:国际贸易是一场“零和游戏”

英国晚期重商主义的代表人物、贸易差额说的主要倡导者托马斯?孟(Thomas Mun),于1615年担任东印度公司董事。他主张为实现国家贸易出超,国家要干预经济生活,其中主要是保护关税政策。他认为,当商品出口时,国家应全部或部分地退还资本家原先已纳的税款;同时,对输入本国的外国商品课以高额关税或禁止性关税,保护本国工业发展。

这正是重商主义的逻辑所在,由于不可能所有贸易参加国同时出超,而且任一时点上的金银总量是固定的,所以一国的获利总是基于其他国家的损失,即国际贸易是一种“零和博弈”。

无论有意或无意,“特朗普经济学”都继承了四个世纪以前殖民主义时期老旧的贸易观。这种担忧绝非空穴来风。特朗普内阁组成人员的一贯立场和新近表态使重商主义的氛围以乌云压顶之势弥漫开来,或许一场贸易战风暴将不可避免。

摩根史坦利前亚太地区总裁、首席经济学家Stephen Roach指出,现在反常的地方在于特朗普不仅没有缓和他的反贸易立场,他在关键内阁职位上的选择更加凸显了他的倾向。

11月30日,工业大亨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被提名为商务部长,他曾经声称,他要废除美国的“哑巴”贸易协定。

12月21日,特朗普任命竞选时主要经济顾问、对华鹰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为新成立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进一步印证这种趋势。根据特朗普过渡委员会网站发布的新闻稿,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将是白宫第一次为美国制造业和美国工人专门成立的部门。纳瓦罗作为反全球化斗士,长期以来称“中美关系尤其是经贸往来对美国是有害的。”

卡托研究所美国贸易政策研究员Bill Watson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纳瓦罗在贸易和中国问题上是个好战分子,他的那些对抗性观点是完全非正统的。尤其是他认为对华贸易将伤害美国经济,是基于进口将伤害经济增长和产出的错误认识。他指出这项任命反映出特朗普要采取与中国对抗的政策的意愿,“贸易不再是出口多过进口就能‘赢’的零和游戏,纳瓦罗却认为贸易是国家间的对抗甚至是战争。”

12月22日,特朗普任命“华尔街之狼”的著名亿万富豪投资人卡尔?伊坎(Carl Icahn)为特别顾问。卡尔?伊坎与特朗普互相倾慕已久,特朗普在选战期间每每提及伊坎总是将其视为楷模。就在被任命的第二天,伊坎接受CNBC采访时就建议,如果要跟中国打贸易战,要速战速决,“中国人还没反应过来我们就打赢了。”

特朗普自命为交易大师,他成功地利用夸张的言辞让中国和世界注意到美国已经准备好在贸易领域开战。这套演讲术在选民中显然也很凑效。皮尤民调中心今年上半年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70%的人认为下届总统应该多关注国内政策,仅17%的人认为应该多关注外交事务。

特朗普经济工具箱的秘密

稍加深究就会发现,特朗普的经济工具箱的“新”意其实在于其老旧得不可思议:共和党惯用的减税、增加开支,以及他秀给美国蓝领工人看的重商主义。

对特朗普以及他的同僚来说,重商主义虽然过时,但其对抗式的姿态无疑可以让美国人再度想象美国的伟大。正像克鲁格曼所说的那样,对经常项目余额及其与国内投资和生产率的关系的忽视,是因为重商主义幽灵还存在于现代管理者的心中。

减税与增加开支就意味着赤字,美国的两次赤字剧增分别出现在里根时期和小布什时期。1981年里根入主白宫后不久,减税并增加军费。美元最初反应是实质性的升值。然而到1985年,美元经“广场协定”有序贬值,经常项目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才回到平衡水平。第二次赤字急剧增加显示出同样的模式,布什像里根那样进行大规模的减税,增加政府开支,美元再一次随着经常项目赤字恶化而升值。但是随着市场的预期固定在史无前例的赤字规模和对美元贬值的需要,2003年美元开始贬值。里根之后是拉美货币危机,布什之后是2008年次贷危机。

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指出,导致危机的一个关键因素是长期非常低的利率水平。美国巨额的经常账户赤字与其他国家的巨额不平衡,导致美国对世界储蓄需求的增长,实际利率下降,滋生资产价格泡沫。

福布斯杂志评论认为,与中国的贸易确实改变了美国的就业格局,然而试图回到前中国贸易时期,也将给美国带来同样的冲击。贸易保护不仅不能在实质上改善经常账目状况作用,对全球供应链的破坏也同样将重创美国的公司。然而,这些显然都不是这位侯任总统所关心的。

那么特朗普关心的是什么?难道要凭着这套老式的政策组合重塑美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的秩序?里根时期的商业部长、曾在克林顿时期担任亚太投资贸易委员会副主席的普莱斯特维兹(Clyde Prestowitz) 表示,特朗普或许真的是这样想的,建立新的全球货币体系、改革税收或者敦促WTO和IMF建立全新的全球贸易体系。

我们的美国,你们的问题

这场“重装上阵”的政治秀会让世界经济受伤几何?

英国经济学人分析认为,这次选举结果是属于美国的,但之后更严峻的潜在经济问题却会波及其他所有人。特朗普的当选会对世界经济造成负面影响,对美国以外的地区尤甚。

克鲁格曼指出,依特朗普的想法,即贸易是“零和”的,如果美国发动一场全面的贸易战,由于中国几乎占据了美国经贸额赤字的一半,中国将损失惨重。中国的资本外流已对人民币构成几近失序的危险,人民币在美元的冲击下仍将大幅贬值,或导致人民币不得不在国内实行更为紧缩的货币政策,以支撑人民币汇率。

多位美国贸易政策研究者向澎湃新闻表示,重商主义色彩浓厚的特朗普经济学在短期内对美国经济的损害会很有限,但对美国以外的经济的冲击会更大。背有沉重美元债务的国家如墨西哥、智利、土耳其、菲律宾等随着美元进一步走强,将深陷债务泥潭。新兴市场也将很难通过贸易走出困境。欧元区对美国长期保持巨大贸易逆差,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也将让疲软的欧洲经济雪上加霜。

1971年,尼克松终止了战后以美元为核心的固定汇率体系,时任财长约翰?康纳利对欧洲各领导人说,“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却是你们的问题。”

来源:澎湃新闻网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