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期货期权

算法交易

 
 
 

日志

 
 

徐翔“坠落”:金融神话还是权力傀儡?  

2016-12-09 12:16:45|  分类: 智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12月5日至12月6日,由山东省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徐翔、王巍、竺勇操纵证券市场案,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

  对于法院认定的徐翔联合其他人共同操纵市场并非法获利等罪名,徐翔当庭认罪认罚。

  这距离去年11月1日徐翔被警方带走已经整整400天过去。徐翔的股市神话终告覆灭。

  一位曾经目睹徐成长的教父级人物曾如此评价他:“年少成名,天赋与勤奋并重,其兴也勃;刚愎自用,随权贵翩舞灰域,其亡也忽。”

徐翔仅有的公开照片
2
徐翔仅有的公开照片 [保存到相册]

  宁波敢死队队长

  时间追溯到2015年11月1日上午, 杭州湾大桥全线封道。公安机关在杭州湾大桥之上,将徐翔抓获。

  宁波交警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了一个看似轻描淡写的消息,“由于突发流量控制,G15高速公路杭州湾跨海大桥所有出入口已关闭。”在那个周末,徐翔前往宁波老家,参加祖母的百岁生日聚会。

  当天晚上,网上出现了一张照片。穿着白色的休闲阿玛尼西装,灰色衬衫,无框眼镜,杂乱的黑头发下,胖乎乎的脸颊刮得干干净净。

  直到那天上午,这是徐翔迄今为止唯一一张正面照。他一直是中国股票市场的国王,却保持神秘低调。

  从宁波草根家庭出身,到白手起家成为中国最富有的人之一,徐翔的传奇股市几乎同步于A股。

  1990年上交所开设时,徐翔还只是高一学生。父母是退休工人和家庭主妇。

  1993年,17岁的徐翔高中毕业,迎来人生第一份工作。他与表哥马信琪合开一辆夏利牌的出租车。出租车属于马信琪一家,徐翔替后者打工。开车之余,他俩也涌入解放南路。受股市快钱诱惑,马信琪说服家人,将那辆出租车卖掉后换来一笔入市资金。徐翔家庭略显拮据,他从马信琪家人处借款3万元,开启股市之旅。

  3万元很快就亏光了,徐翔又从马信琪家人里借来10万元。

  1999年,由于北约轰炸我国驻南联盟使馆,A股市场悲观情绪蔓延。高层通过证监会向市场传达8点提振市场信心的意见,使得压制沪市长达7年之久的1558点在5月19日那天被一举拿下,政策牛市“五一九行情”到来,徐翔在此时完成了原始积累。

  有媒体曾评价:“中国早期股票市场几乎就是徐翔风格的显著表现:大手笔,快进快出。”

  传言那时候,他成为两个强大上海黑帮势力争夺的操盘手。那一年是1995年,徐翔刚满19岁。

  除了把握时势,徐翔有超出常人的聪明和勤奋。“我研究股票市场通过看书和听讲座,学习国外的投资技术,”徐翔曾告诉财新网。

  在接触过的人眼里,徐翔是一个真正的股痴,尽管性格木讷,却经常“贴着”高手学习,不论对方怎么白眼、怎么骂他,都不肯离开。

  2003年2月,《中国证券报》头版刊发《涨停板敢死队》一文,正式提出“宁波涨停板敢死队”名号。徐翔被冠以“敢死队总舵主”称号,时年不足25岁的他年少成名。

  据《钱江晚报》报道,“敢死队”曾在3个月内画出3000张图纸进行分析,又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渐渐总结出“涨停板八大原则”,作为他们操盘的秘诀。

  “封涨停板”是徐翔等人的炒股绝技之一。即在大盘强势时期,若个股短线上升势头凶猛,便果断介入,使用五倍甚至十倍的配资封住涨停板,对赌次日开盘后个股继续上涨。等到第二天开盘,不论盈亏,坚决出货离场。

  熟悉徐翔的宁波市场人士透露,那时资金规模比现在小得多,三五百万元就可以天天拉涨停。但“这是一种赌博式的手法,十次至少有六七次赌赢,一旦赔钱就会血本无归。”

  徐翔赌赢了。

  上海滩豪赌

  随着财富、名气和人脉关系的扩大,2005年,徐翔进军上海,展开更大的豪赌。

  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发作,一个新的富裕阶层诞生,他们突然发现自己的数十亿人民币需要投资。

  其时中国的对冲基金业刚开始起飞,规则还很不完善。2005年中国证券法的修订,为对冲基金发作铺平了道路。那些决定在新的监管框架内公开经营的基金被称为“阳光私募基金”,这有别于民间私募。

  这是徐翔的机会,借此建立对冲基金——最大、最成功的对冲基金。

  2009年12月7日,泽熙投资成立,初始资金3000万人民币。公司名称来源于徐翔最钦佩的两个人:“泽”来源于毛泽东,“熙”来自康熙皇帝。

  作为一个老板,徐工作偏执而不知疲倦。每天早上8:45,他来到泽熙上海办公室,经常呆到凌晨2点。在公司交易大厅,他亲自指挥了投资,即使公司的资产接近300亿人民币。他依然保留强烈的神秘性。

  多位熟悉徐翔的宁波市场人士认为,徐翔尽管为泽熙高薪挖来众多高学历研究员,但他只需要这些研究员给泽熙赚钱。他信任的,还是那群解放南路的老兄弟。

  泽熙研究人员不知道如果他是否听从他们推荐的股票买卖建议,直到年年底看到自己的绩效评估。

  一位宁波市场人士说,徐翔在身份阶层上虽已摆脱“宁波敢死队”,但他在精神层面,一直未走出那个草莽时期。

  徐翔似乎总是在无可挑剔的时间,定期将数十亿美元投入到高风险的赌注中。他把精力集中在那些既小又比较不知名的股票,在底部下注,迅速拉升一旦盈利,快速退出。

  成就令人难以置信。从2010年3月到2015年10月,泽熙1号基金产生了3270%的回报,这期间上证指数只增长了11.6%。其他泽熙基金增长率同样惊人。

  到了2015年,徐翔控制了至少280亿元人民币,在中国对冲基金经理中排第一。很多崇拜者,激动于他白手起家的故事,称他为“中国的卡尔伊坎,、”徐神奇”和“对冲基金No. 1”。

  在股市连续疯狂下挫的2015年,该公司管理的6只产品均表现得极其出色,其中,其中的泽熙3期收益在短短五年时间内,增长率达到3944.93%,将近40倍。徐翔也正式成为上海滩资本市场的“扛把子”。

  但他的野蛮成功却总围绕着无尽的传言和猜测:内幕交易、精明交易时机和不为人知的政府关系客户。

  据媒体报道,徐翔总能从看似神奇的运气和时机中受益。至少三成泽熙重仓股被国家队大量购买。更引人注目的是,徐翔所有资金似乎就在精准的时机从股市全身而退。

  媒体采访到的多位业内专家都曾描述:徐翔与其说是一个金融天才不如说是一个权力傀儡。

  多家媒体报道称,股灾发生之前,有上海官员家属追随徐翔买入美邦服饰,其中包括已被调查的原上海市副市长艾宝俊的亲属。为了帮助高官亲属出逃,徐翔涉嫌与中信证券程博明等高层合谋,利用中信证券参与救市的国家队操盘手身份,将暴跌的美邦服饰股价拉高,徐翔和他的高官朋友顺利解套。

  而这引起了证监会的注意并开始调查。几乎同一时间,徐翔被控制。

  2014年11月,徐翔搬到北京,并开设了一个办公室,距离证监会总部不到半英里。据分析,徐翔希望利用自己的关系和金钱来避免清算。

  股灾之后一个月内,中国政府开始对金融市场的非法行为进行彻底的打击。徐成了“泛金融腐败”的象征。

  被捕后,在徐翔缺席的情况下,泽熙崩溃,魔法消失。

  神话覆灭

  “徐翔总是交易,”一位老朋友说。“如果他没有交易,他就在考虑交易。”

  据徐翔身边人描述,通常情况下,他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每天一早,泽熙开始晨会,每位研究员汇报市场信息和公司情况,开盘后进入交易室,交易时间绝不离开盘面,中午一般与卖方研究员共进午餐,下午继续交易,收盘后又是一到两场路演,晚上复盘和研究股票。有人说他每天研究股市超过12小时,几乎没有娱乐和其他爱好,这种习惯已经持续了20多年。

  他的快感完全来自股市。

  徐翔出事时,《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曾与徐翔有过交往的杭州私募,对方表示,就觉得泽熙产品这么高的收益率有点不太正常。“业内的人都知道,买成前十大股东,再逼上市公司出利好出货,这样的操盘手法还是太明显了。”“他这种庄股的操盘手法,早晚要出事的。”

  一位熟悉宁波市场的人士称,徐翔或许并未意识到风险,就像一台炒股机器,追求利润带来的快感已到极致,为此,他和他那帮兄弟深信——没有什么事是金钱和关系搞不定的。

  2015年11月1日,徐翔被捕。

  2016年12月06日,青岛中院的公告中称:2009年至2015年,被告人徐翔成立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等多家有限责任公司及合伙企业(统称“泽熙公司”),由徐翔实际控制,发行“泽熙1期”至“泽熙12期”、“泽煦”、“泽熙增煦”、“瑞金1号”等信托产品(统称“泽熙产品”),进行证券投资。徐翔在妻子应某配合下,以亲友、泽熙公司员工。员工亲友等人名义开设大量证券账户并控制、使用。徐翔以自有资金注入上述账户,指令应某等人具体操作;徐翔还与被告人竺勇等人约定,由上述人员自筹资金,以本人及其亲友名义开设证券账户,根据徐翔指令买卖股票,获利与徐翔按比例分成。通过上述方式,徐翔实际控制近百人的证券账户。

  2010年至2015年,被告人徐翔单独或与被告人王巍、竺勇共同与十三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另案处理)合谋后,按照徐翔等人要求,由上市公司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控制上市公司发布“高送转”方案、释放公司业绩、引入热点题材等利好信息的披露时机和内容,由徐翔、王巍、竺勇利用合谋形成的信息优势,通过实际控制的泽熙产品证券账户、个人证券账户择机进行相关股票的连续买卖,双方共同操纵上市公司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在股价高位时,徐翔等人将通过大宗交易接盘的公司高管减持的股票、提前建仓的股票或定向增发解禁股票抛售,从中获利。

  3名被告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均不持异议。控辩双方还针对被告人徐翔、王巍、竺勇的定罪、量刑情节和法律适用等问题进行了充分辩论,并对被告人的量刑发表了意见。在法庭最后陈述中,三名被告人均表示认罪认罚,并请求法庭从宽处罚。

  据悉,徐翔案将于春节前后进行宣判。

  (据搜狐财经、钱江晚报、棱镜等媒体整合报道)

  栏目:聚焦人物

  作者:张亚利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